为小孩子写大文学 “陈伯吹奖”再出发

中新网3月29日电 据《中国新闻》报报道,中国现代儿童文学泰斗陈伯吹设立的“儿童文学园丁奖”历经40余年发展,如今已成为面向全球的“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”。近日,第34届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征集正式启动,征集评选负责人徐美玲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介绍了新一届“陈奖”的变与不变——不变的,是“陈奖”初心不改,始终秉持陈伯吹所倡导的“为小孩子写大文学”理念;变的,是对于“大文学”的发掘和支持方式,如评选作品的范围扩展到更多华语写作地区,表彰对象也由过去聚焦于创作、出版,延伸至研究、传播和推广领域。徐美玲认为,创作、推广、研究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,有助于促进儿童文学的繁荣和发展。

1981年,陈伯吹将多年的积蓄5.5万元人民币捐献出来,设立“儿童文学园丁奖”,以鼓励国内儿童文学创作。老上海人都知道,这在当时是一笔可以在市中心买一栋别墅的巨款。

陈伯吹之子、曾任北京大学校长的核物理学家、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佳洱曾听父亲说,原本是想用这笔钱办一所学校,但“考虑再三,还是觉得发展儿童文学更重要”。

之后的1988年、2014年,“儿童文学园丁奖”先后改名为“陈伯吹儿童文学奖”“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”。这是新中国首个以知名作家名字命名的儿童文学奖项,也是我国连续运作时间最长的文学奖项之一。设立于1986年的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和设立于1990年的冰心儿童文学奖,都比“陈奖”更加“年轻”。

2021年12月,第33届“陈奖”在上海颁奖。今年开春,第34届“陈奖”开启了新一轮的评选征集。

主办方介绍,今年在原有的“年度图书奖”(注:分为文字奖和绘本奖两类,各评出5部作品)及“特殊贡献奖”(1位作者)基础上,新设立“华语新人奖”。

“一种是青年人的首次作品,一种是成熟作家首次尝试儿童文学,这两种都属于新人奖的参评范围。”本届征集评选负责人、原爱阅公益基金会教育发展委员会主席、童书及儿童阅读研究专家徐美玲向本报记者介绍,从其他书写领域“转型”到儿童文学的作家有很多,比如纽约知名广告设计师李欧·李奥尼(Leo Lionni),“李奥尼50多岁带孙子坐火车的时候无聊撕了几块纸片作为角色编起了故事,后来就成了知名绘本《小蓝和小黄》,后来更是带来一系列杰出作品”。

“意大利作家、《玫瑰之名》的作者艾柯(Umberto Eco)说过:‘我认为在某种意义上每部小说都是我的自传。当你虚构一个人物的时候,你就会赋予他或她自己的个人回忆。’所以,我们欢迎任何跨领域的新创作者,比如建筑师、音乐家、工程师、医生、司机等任何有故事且想要表达的人参与创作,希望他们自身不同的经历和背景,能更好地丰富儿童文学的大花园。”徐美玲说。

“陈奖”的绘本奖是国际性奖项,文字奖则面向国内作品。今年,主办方扩大了文字奖的征集范围,港澳台地区及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国家的华语儿童文学作品均可参选。

童书、儿童文学无疑是增强彼此理解的重要纽带。徐美玲举例说:“2020年疫情在全球肆虐的时候,IBBY(国际儿童读物联盟)主席张明舟发起‘全球抗疫童书互译共读’行动,向世界传播中国儿童在疫情下的生活。该项目获得广泛关注,11本中国原创抗疫童书被翻译成十几种语言版本,并上线万个图书馆中,有些会员国还提交了自己国家的原创绘本。”

中日韩三国发起的“祈愿和平”绘本计划则是区域合作的成功典型。该计划曾组织创作者在南京研讨,该计划推出的绘本,如中国画家姚红创作的绘本《迷戏》,不仅帮助孩子们了解二战历史,也将爱与和平的种子埋在了孩子们的心里。

“处于同一华语文化圈的各个地区,共享一套互通但也存在差异的文化体系,更加容易互相理解。而使用中文写作的童书无需翻译就能阅读和理解,有利于促进华语文化圈内的交流、互动。”徐美玲认为,“优秀童书作品里包含着一致的价值观念,比如诚实、友爱、关爱他人、努力……大家痛着相同的痛,爱着相同的爱。在这样的基础上,好的作品会超越国界。”

20世纪50年代,陈伯吹在《谈儿童文学创作上的几个问题》一文中提出著名的“童心论”:“一个有成就的作家,愿意和儿童站在一起,善于从儿童的角度出发,以儿童的耳朵去听,以儿童的眼睛去看,特别是以儿童的心灵去体会,就必然会写出儿童能看得懂、喜欢看的作品来。”

在另一篇文章《论童话》中,陈伯吹提醒创作者不要写那种“头疼医头,脚疼医脚”、带有“教育上的狭隘功利主义倾向”的童话。他对于这种宣教式童话有一个形象的比喻:“伸着指头训斥式的道德教训,这正像给一棵青葱葱、活生生的小松树钉上了一个指路标。”

从亲自创作到发掘创作者,陈伯吹一生都在践行“为小孩子写大文学”的理念。他笔下那只连一只蝴蝶都捕不到、却总把“我一伸爪子就逮住了十三个耗子”挂在嘴边的“一只想飞的猫”,现在依然是很多父母喜欢给孩子讲的“睡前故事”。故事里那只常常闯祸、一事无成还嘴硬的猫,明明浑身缺点却又莫名可爱,孩子看了乐不可支,大人看了也觉得似曾相识。

“好的作品会兼顾思想性、文学性或艺术性以及儿童的接受能力。”徐美玲说,“陈奖”坚持倡导“为小孩子写大文学”,而“大文学”不仅仅指启发孩子思考人性或者爱上文学艺术等“远大目标”,也应有包容性,关照不同群体中的个体。“比如,一个害羞的人如果能在书中看到其他类似的人如何发展自我,他便能以此为榜样,从而帮助到他自己。”

“大文学”有丰富的内涵,徐美玲希望参与本届“陈奖”评选的创作者可以充分施展创意,“提供创新的文本,可以扩展读者感知世界、认识世界的方式。我想,这也符合‘为小孩子写大文学’的宗旨”。

陈伯吹(1906-1997),原名陈汝埙,上海市宝山区(原江苏省宝山县)人,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奠基人,知名儿童文学作家、翻译家、出版家、教育家。1952年2月加入民盟,同年12月任新中国第一家少年儿童出版社(上海)副社长;1954年调到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担任编审,负责编辑中小学教科书,同时任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教授;1957年5月成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专业儿童文学作家和儿童文学研究家。曾任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。1924年创作了第一部儿童文学作品《模范同学》(192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时易名为《学校生活记》),先后创作出版《一只想飞的猫》《飞虎队与野猪林》《摘颗星星下来》《童话城的节日》《海堤上遇见一群水孩子》《好骆驼寻宝记》等童话、小说和散文作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